二肽

两个氨基酸分子脱水缩合!希望生物能学的再好一点

不会讲故事但是喜欢讲故事!

写的东西很杂乱 自娱自乐型选手

怎样才能成为像你一样的人啊

【狗崽】 you're my destiny

注意 ooc有,半刀半糖(大概。

      “小生的命定之人啊,你在哪里?”
      今天的妖狐仍旧这样苦恼着。

      血一滴一滴流了下来。
      稍微大意了点。
      妖狐反手送给对方一个风刃,冷眼看着那妖怪化成一团鬼火消失,抹了抹嘴角的血。
      “命定之人还未找到,怎么可能输给你这种妖怪。”
      但是,小生的命定之人,到底是谁啊。

      妖狐很强,暗晴明很重视他。
      “或许只是重视我的力量。”
      妖狐正躺在寮中那棵巨大的樱花树上打瞌睡,这样昏昏沉沉的想着,传送法阵就将他送到了暗晴明身边。
      “这次是他们吗…”
      男童鸟和女童鸟泪眼汪汪,但没有做出任何抵抗。

      “式神只需要完全服从主人的命令。”
      妖狐记得这句话。

      暗晴明转身离开,妖狐开始他无数次做过的事情,吸收其他式神的生命来提高自己的力量。他闭上眼睛。
      “对不起。”
      地上留下来两片羽毛。
      这是第几次了?妖狐睁开眼睛。这样的事情令他厌恶,“就这样死掉就好了。”无数次在战斗中妖狐这样想,但他告诉自己,必须忍下去 因为还没找到命定之人。
      “在这个暗晴明规定的,弱肉强食的世界,我必须活下去。”

      樱花开了。
      “不熟悉的身影。”妖狐在准备到树下赏景时看到了一个妖怪。
      “妖狐大人,这位是大天狗大人。”雪女介绍的很简短。
      “小生这厢有礼了。”妖狐合扇,低头,随及转向雪女:“小生的命定之人今天也没有找到呢,不知雪女姑娘……”
      雪女拍开妖狐的扇子,转身离开。
      大天狗没有说话,他在观察。
      “我这是被讨厌了吧。”妖狐毫不在意。

      大天狗不喜欢妖狐。来到暗晴明寮里的这几天,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每次听见妖狐呼喊“啊,小生的命定之人你在哪里”这样的话时他就莫名心烦。这家伙对某种东西的执着就像当时的自己一样。

      暗晴明很器重大天狗,不惜一切手段让大天狗变得更强。
      每天都要吸收式神的生命,大天狗很痛苦。他本身即为大义,这样的做法让他无法接受。
      “请放开我的名字。”大天狗来到暗晴明面前,这样请求。
      答案是否定。
      大天狗选择向暗晴明宣战,但他不知道的是,暗晴明早已坠入魔道,就连身为高等式神的他,力量也与之相差一大截。
      大天狗被法阵控住,暗晴明看着他:“既然你不愿为我效力,那我直接将你了断,痛快些。”
      一道风刃打开了向大天狗刺去的纸符,妖狐的身影闪了出来:“暗晴明大人,小生有言相劝,请不要处置大天狗,小生有办法让他愿意为您效力。”
      “……若再有此事,连你一起处置。”
      “是。”

      大天狗明白,是妖狐救了他。他听从了妖狐的建议,等到自己足够强大的时候再进行反抗,避免做无用之功。
      但妖狐没有告诉他的是,式神不可能战胜自己的主人。

     
     不被人所察觉的,樱花完全绽放。
     明月当空,大天狗来到樱花树下时发现妖狐也在,他们都稍稍吃了一惊,妖狐很快反应过来,轻笑说:“大天狗大人也来看樱花吗?”
      “恩。”樱花瓣飘落。
      月光之下,花瓣几近透明。
      一瓣,两瓣。
      大天狗看向手心里的两瓣樱花。
      “樱花在最美的时候就开始凋零。”妖狐的声音从而边传来,“这是她们的命运。”
      妖狐起身面向大天狗,逆着月光。
      “大天狗大人,你为何对大义如此执着?”
      妖狐的轮廓被月光模糊,像樱花瓣一样。他眼中有盈盈笑意。
      大天狗伸出手,在要碰到妖狐的时候收了回来。
      “那你为什么要一直寻找命定之人?”大天狗没有回答妖狐的问题。
      “我不知道,知道了又能如何?”
      清风送月,樱花瓣纷纷飘散,像是某种盛大庄重的仪式。
      “待我找到命定之人,我会让他吞噬掉我的灵魂。”
      妖狐转身,如同在月下起舞。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命定之人会悲伤。”
      言语葬入花瓣之中,二人相继无言。

      他们不知道的是,暗晴明将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之后的一些天里也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只是樱花开始凋谢。

      大天狗记不清是哪一天了,只知道当时源博雅来讨伐暗晴明,他正值升星的紧要关头却没有同等级的式神可供献祭。
      暗晴明嘴角扬起一丝冷笑。
      “妖狐,你的愿望可以实现了。”
      妖狐走向大天狗。
      “吃掉我吧,大天狗大人。”妖狐声音平静,没有波澜。
      “这不只是他的命令,这是我的请求。”

      献祭阵法亮起金色光芒。
      “樱花会在最美的时候凋零。”大天狗想起了这样的话。

      妖狐给了大天狗一个轻吻,一触即分。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命定之人会悲伤。”
      妖狐笑了,他摇摇头。

      最后一瓣樱花飘落。
     
      “你就是我的命运。”

      
         
          [后记]

      从那之后已经过了多少个季节了,大天狗不知道。
      他会在月圆的夜晚到樱花树下,像那天晚上一样。
      一天醒来,大天狗听见寮院内闹闹哄哄。
      “发生什么事了吗?”他这样想着,走出来房间。
      樱花树下,式神们围着一个幼年式神在说着些什么。
      那个幼年式神转过头来,看见了大天狗。那是大天狗熟悉的脸庞。
      他的眼神澄澈。
      他看见大天狗,笑了。

解释一下↑
      友情出演 源博雅(不是
      好了不开玩笑了,妖狐之所以要命运之人吞噬掉自己的灵魂是因为他厌恶吸取弱小式神的生命来提升自己的力量,这样的活法对于他来说没什么意义,与其行尸走肉的活着,还不如死在自己心爱的人手中。就是这样x
      另外标题的意思是 你是我的命运
     
      后记部分又甜回来了我厉不厉害!(滚吧没人理你。

      没什么意思,大家随便看着玩吧orz

【安雷安】goodbye


注意 安雷安向,大赛结束,双方存活设定,捏造有。

      一切都结束了。
      金成了最后活下来的那个人,他的愿望是让所有死去的人活过来。
      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所有人的原力都被回收,大赛限制消失了。

      安迷修将热流指向雷狮的喉咙,冷流抵在自己的脖颈。
      “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是你略站上风啊 骑士。”
      “雷狮,结束了。”
      “嗯,一切都结束了。”
      废墟残骸之上,轻的像一个梦。
      “太好了。”
      “是啊。”
      至少,殊途同归。

      死前的场景历历在目,苏醒过来的迷惘感还没完全消失。安迷修看向自己的双手,召唤不出冷热流。
      曾经的参赛者们或相拥而泣,或仰天嘶喊,世间的悲欢离合都汇集在这里了。
      雷狮呢?
      安迷修张开嘴,呼喊过无数次的名字还未出口之时,他回过头对上了那对熟悉的紫色眼眸。
      “雷狮……”
      “安迷修。”
      海盗团的各位站在离他们不远处。帕洛斯向往常一样摸着佩利的头,“好狗,好狗。”
      像是一切从未改变。

      “我们……又活过来了啊。”
      “是啊,感觉很不真实。”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安迷修犹豫着问了出来。
      雷狮张了张嘴。
      一阵风吹来,言语被风吹起,又落入废墟泥土之中消散。
      安迷修没有听清,他也不需要听清。雷狮的未来与他无关。
      他们的未来线原本就应该互相平行,只是因为凹凸大赛这个外力因素让两条线发生了扭转,相交。现在大赛结束,外力消失,回归平行才是正确的。
     
      废墟之上,他们相视而立。
      喧嚣之后,世界重归寂静。
     
      他们需要一个告别。

      “……你有没有想过。”
      “什么?”
      “要是我们没有活过来那该多好。”
      “嗯。”
      他们知道的,殊途本来就不该同归。
      从此之后不必再有交集。
      他继续做他的海盗风生水起,他仍然当他的骑士坚守荣耀。
      没什么可悲伤的,只要将曾经铭记就好。
      “雷狮。”
      “安迷修。”
      这是最后一次他们互相呼喊对方的名字。
    
      无需多言,骑士与海盗的故事到此结束。
     
      他们错肩而过。
     
      ““goodbye””

解释一下↑
这算是个捏造的大赛结束安雷的结局吧x如果大赛结束双方活下来了我觉得他们大概会各走各的路,毕竟本来他们就不是同路人。